驅逐流域

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9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紅昌】煎蛋

 
 
 
  那個笑容,就是自己的光芒-- 
 
 
 
  「喂,晴明的孫子。你不是要觀星嗎?還在這裡做什麼?」有著白色長耳的妖怪伸出爪子抓了抓眼前這個坐在地上一臉嚴肅的少年。 
 
  「不要叫我孫子!小怪,現在不要吵我。」很認真、很認真的看著手上的卷宗,晴明的孫子──安倍昌浩拍掉正騷擾自己手臂的爪子,很不客氣的回嘴。 
 
  「我說了不要叫我小怪!晴明的孫子!」其實也不是真的很計較這件事情,不過這樣的回嘴已經養成習慣,自己也覺得沒什麼不好。 
 
  ──雖然想想還真是幼稚無聊就是了。 
 
  「我現在正在找資料,看到關鍵的地方了,不要吵我!去一邊啦。」眼睛沒有離開卷宗,對小怪的抗議也視若無睹,這是他們長久來相處的模式,自己也不打算改變。隨便的揮了揮手,昌浩完全無視正對著自己發出抗議的小怪。 
 
  「喂!你竟然敢用這種態度對我!可惡的晴明的孫子!」小怪揮了揮長長的尾巴,一邊抗議著「啊啊,小時候那個可愛的昌浩呀──那個雖然看起來呆呆的卻很可愛的昌浩呀──」 
 
  「不要隨便對別人小時候已經記不起來的事情下定論,還有不准叫我孫子!」 
 
  「好吧。啊,對了!昌浩呀,我說今天晚餐的煎雞蛋很好吃對吧?」露出惡劣的笑容,小怪又重複了一次「很好吃吧?那個煎、雞、蛋(たまご焼き)。」 
 
  「不准叫我孫子──!」(註:たまご是雞蛋,而孫子的日文是まご) 
 
  「哈哈哈,還真生氣呀,晴明的孫子!……唉喲!」趴在地上笑的正高興的小怪,突然被昌浩拿起手邊的書卷就往牠頭上砸。 
 
  「哼,活該。」拖長了尾音,外加一個鬼臉,昌浩撐起身子往門外走去。 
 
  「喂,你要去哪裡?」擺脫卷宗,洩憤的踢了它兩下,小怪又抬起頭。 
 
  「除妖!你忘了爺爺下午說過的話嗎。」雖然語氣中不情不願,但昌浩還是移動身子準備出門。 
 
  爺爺那個老狐狸,說什麼要多給自己磨練的機會,根本就是自己懶得出門嘛!可惡的爺爺──!總有一天要超越他,讓他嚐嚐被叫「昌浩的爺爺」的感覺!哼! 
 
 
 
======================================== 
 
 
 
  就因為這樣,所以現在兩人──更正,應該算是一人一妖,小怪跟昌浩走在中御門大路上。兩人一邊像平常一樣的鬥嘴,一邊也同時注意著四周的氣氛,直到他們走到道祖大路交叉口時,兩人不約而同的看了對方一眼──突然感到一股寒氣,像是針一般的刺著肌膚,好像有什麼東西正用著危險的視線瞪著他們一樣的令人難受。 
 
  昌浩抓著懷中的符咒,擺好姿勢等著暗處中的敵人現身,而一旁的小怪,那白色的身子正靜靜的散發出紅光。紅烈的火燄從牠身上,就像是要燃盡那身潔白的毛般的熾烈,隨著妖氣越來越近,兩人的神經也越來越緊繃。 
 
  ──如果是普通的妖怪就算了,不過要是有個萬一── 
 
  他是絕對不會讓昌浩受到一絲傷害的!跟誰的命令無關,這是他自己所許下的諾言! 
 
 
  「昌浩,要來囉!」爪子尖端陷入地面,緊繃著那小小的身子,小怪所發出的氣勢莫名的讓昌浩覺得安心。就算現在情況再危急,昌浩都有把握能夠解決! 
 
 
  一定可以,只要你在我身邊。 
 
 
 
======================================== 
 
 
 
  「昌浩,要來囉!」爪子尖端陷入地面,緊繃著那小小的身子,小怪所發出的氣勢莫名的讓昌浩覺得安心。看著眼前巨大的敵人,昌浩卻一點也不緊張。 
 
  --一定可以的,只要你在我身邊。 
 
  「看我的吧!」拿出符咒,對著眼前暗夜的空氣唸咒,然後雙手抵著符咒向前。頓時,看不見任何東西的空氣與符咒產生強烈的撞擊,昌浩被這股撞擊逼使著後退了一步,不過很快又穩住腳步,專心抵抗眼前的怪物──那是一架無人駕駛的牛車,依照上面的裝飾跟雕刻,可能是哪位公主的所有,可是怎麼會在這種時候跑到街上呢? 
 
  昌浩手擋在前方,散著淡淡紫色光芒的屏障隔在他及牛車之間,牛車不停的撞擊護障,發出金黃色的光芒,雖然用咒文能抵住它的攻擊,可是那股強烈的反作用力還是將昌浩的手臂震得將近麻木。那股猛烈地撞擊簡直沒有止盡,這傢伙到底有多少力氣呀! 
 
  「可惡!小怪,該怎麼辦呀!」當初沒想到它有這麼大的力氣,早知道就直接用攻擊的符咒,也不會陷入這種不上不下的局面了。手好麻啊── 
 
  「小怪!」可惡……快、快撐不住了──聽著土從地面飛起的聲音,雖然因為符咒的屏障自己沒有受到塵土襲擊,可是就快撐不住了。要不是因為咒文,他怎麼可能擋得住這種力量呀! 
 
  「昌浩、晴明的孫子,撐著點啊!」跳出屏障,小怪咬著牛車前面的枙,可惡……這麼小的身體真的很難攻擊……牛車也不是用牙齒咬它就會痛的東西。紅色的身影穿梭著,小怪不斷撞擊著牛車,可是它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就算有些凹損也無明顯毀壞。這樣下去不行,他很清楚昌浩無法用這樣的符咒跟它將持過久──沒辦法了,只好這樣做了── 
 
  「昌浩!」 
 
  「小……小怪──!」不是,不是這個名字,這時候的小怪……就在力量減退,咒文屏障即將消失的時候,昌浩閉起眼一邊維持即將消失的屏障,然後盡自己最後的力量喊出了那個名字「……紅蓮──!」 
 
  「──!」隨著聲音喊出,屏障頓時消失在空氣中,無數的塵土及無法消散的反作用力將昌浩用力彈向後方。大力的跌坐在地上,昌浩一邊呼痛,一邊揉著自己的臀部。 
 
  「痛……痛死了──!你就不能小心一點嗎?紅蓮!」生氣的喊著,昌浩橘紅色的眼底,映著那抹火紅的身影。 
 
  「這就是你還不夠成熟的表現。晴明的孫子。」一個青年站到昌浩面前,奇特的衣著顯現出他威風而強壯的身影。強悍的紅色眸子定定的看了一會兒坐在地上抬起頭望著自己的昌浩,紅蓮腦海裡頓時閃過小時候的昌浩,那孩子也曾經像這樣的仰望著自己。 
 
  「不要叫我孫子!」不滿的大叫,不過昌浩還是沒有起身。看著紅蓮一臉拿自己沒辦法的表情,昌浩像小孩一樣的伸出手「拉我起來。」 
 
  「……不要。」不知為何,紅蓮似乎愣了一下才撇過頭「這種小事自己想辦法站起來。」如果昌浩真的受了傷,不用他說自己也會帶著他回家治療,不過他現在除了因為撞擊而有點痛之外,可以說是健康的不得了。這樣根本就像想要耍賴撒嬌的小孩。自己絕對不會同情他的。 
 
  「怎麼這麼說──要不是因為紅蓮太慢變身,我才不會跌倒耶!」 
 
  「……自己能力不足就不要怪別人。」冷冷的看著似乎打算不達目的不罷休,根本就連動也不想動的昌浩,兩人保持這樣的姿勢看了對方一會。 
 
  昌浩本來看著紅蓮的眼睛,突然被牛車的殘跡吸引,看著那被紅蓮的火焰燒的連灰都不留的殘跡,這時昌浩總是會想起紅蓮是屬於爺爺的式神這件事。 
 
 
 
======================================== 
 
 
 
  紅蓮,也就是騰蛇──他是效忠於爺爺的十二式神之一。如果不是因為爺爺,紅蓮可能根本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一想到這裡……可惡!那個討厭的爺爺!不管什麼時候,都覺得逃不出他的手掌心。那個奸詐的老狐狸不會又讓式神躲在哪裡偷看了吧!一想到這個,昌浩更是坐在地上散發著強大的怨氣。 
 
  等一下一定又會自以為是的寫一封信來氣自己! 
 
  ──啊啊,昌浩呀,沒想到連這種妖怪你都對付不了。爺爺我好傷心呀,爺爺以前教給你的東西你都忘了嗎?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令我失望,我真是太傷心了,難道是我的教育出了問題嗎?看來,只好再從頭開始教你了呀──啊啊,爺爺我好傷心、好傷心呀── 
 
  ──傷心個頭!可惡啊~~~一想到他就氣!可惡!都是紅蓮害的啦! 
 
  耍賴似的瞪著紅蓮。既然這樣,說什麼也不能輸! 
 
  「……」看著昌浩那雙彷彿快發火的眸子,紅蓮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唉,晴明就這麼喜歡欺負昌浩嗎?嘆了口氣,這對祖孫啊……紅蓮不著痕跡的嘆了一口氣,伸出手讓昌浩扶著,算他輸了,面對這樣耍賴的昌浩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嘛。 
 
  「這樣還差不多──嘿!」兩手拉著紅蓮的手,猛的彈跳起來,抓不準平衡也懶得控制自己的身體,昌浩直直向紅蓮的懷中撞去。 
 
  「……」扶著昌浩的肩膀任他洩恨似的撞向自己,反正這樣撞昌浩也不會受傷,自己也不會痛。昌浩不過是想藉這樣發洩一下自己的不滿,這也沒什麼不好的。 
 
  雖然說小時候的昌浩不會這麼粗魯就是。 
 
  看著自己懷中的腦袋瓜,紅蓮伸出一隻手拍了拍「好了,不要鬧了。回去吧。」 
 
  「不要!」難得的,平常總是在任務完成後就嚷著要回去休息的昌浩沒有動作,兩手抓著紅蓮的手臂,昌浩泛起笑容「我要去朱雀門看星星!」 
 
  「不准!」皺著眉將昌浩拉離自己,開什麼玩笑,這麼晚了,朱雀門也不是什麼很近的地方,況且那地方不太乾淨。好不容易(對昌浩來說)才解決了牛車,紅蓮一點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欸?為什麼!」 
 
  「想看星星回家就可以看了。」這樣說著,紅蓮身上泛起淡淡的紅光。反正事情解決了,也該變回小怪的姿態了。 
 
  「可是回家就沒有紅蓮了呀!」沒料到昌浩會這麼說,原本打算變成小怪的紅蓮愣了一下。停住動作,身上的紅光也緩緩消失,紅蓮看著雙手握拳看著自己的昌浩,滿臉不解。 
 
  「我不是一直在你身邊嗎?」 
 
  「那是小怪,不一樣!你自己也不是說過了嗎?」紅蓮跟小怪雖然是同樣的,可是還是不一樣! 
 
  「……」什麼歪理?除了相貌之外,那個白色的怪物就是自己,有什麼不對的? 
 
  「回家的話紅蓮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不是這個樣子不行!」理直氣壯的說著,昌浩沒有多想這句話的意思,只是覺得不行!每次都這樣,「紅蓮」只有自己危急的時候才會出現,不公平啊!為什麼玄武啊、天一他們都可以以式神的樣子出現,就只有紅蓮平常要用小怪的姿態出現? 
 
  「……昌浩,這不重要吧?」不管是哪個樣子,都是自己啊。 
 
  「不要!總而言之,我要像上次那樣跟紅蓮在屋頂上觀星!」 
 
 
 
======================================== 
 
 
 
  「觀星?」不是說只是「看星星」嗎?這傢伙哪時這麼認真,願意「觀星」了呀?之前不是還嚷著討厭嗎? 
 
  「唔……不管!總而言之我說的算!」不管怎樣,昌浩都是安倍家最小的孩子,從小就被晴明他們慣著。雖然後來發生了一點事讓昌浩改變以前那個被寵著的么子態度,不過他在堅持的事情上還是相當任性的,特別是對晴明跟自己,昌浩用一種特別的態度面對總是欺負自己的爺爺,跟一直在他身邊的自己。 
 
  「……你不要任性了。」撇過頭、轉過身,雖然說自己是昌浩的保護者,可是不是「保母」呀。不管眼前這個孩子對自己來說有多特別的意義,自己跟晴明立場也是相同的──絕對不能寵他。 
 
  陰陽師是一種危險的職業,就算現在能幫他、能寵他,也不代表以後一直都能。要是昌浩在自己不在的地方出事,那時他一定要有足以應付任何危險的本事跟精神力,所以紅蓮對昌浩的態度總是帶著一點冷淡,他要時時提醒自己,為了眼前的孩子,他一定要狠下心鍛鍊他成為不輸給晴明的大陰陽師。 
 
  「才不是任性!」扁著嘴反駁,昌浩在看到紅蓮繃著一張臉要開口時搶言道「我只是想跟紅蓮在一起而已呀!」自己也有自覺,不可以太過依靠紅蓮。雖然有他在自己就會很安心,可是他很清楚紅蓮不會一直幫著自己的,而且為了成為不輸給爺爺、為了讓爺爺被稱為「昌浩的爺爺」這個心願,他也不能依賴紅蓮。 
 
  可是自己現在並不是想依賴他呀!只是一個願望而已,為什麼紅蓮不懂? 
 
  「……昌浩……」愣了愣,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紅蓮有些不知所措。 
 
  「我只是想跟紅蓮在一起看星星,不行嗎?」抬起頭直望著紅蓮,這讓紅蓮想起以前的事…… 
 
 
 
  一直以來,「騰蛇」都是令人畏懼的存在。就算成為晴明的式神,安倍家的其他人也一直畏懼著自己,沒有人敢靠近自己,更別提跟自己相望了。 
 
  只有他,只有昌浩帶著笑容靠近自己,只有昌浩對著自己微笑、甚至觸碰自己。 
 
  那時候紅蓮感受到了一種跟自己火焰不同的熾熱,這就是人類嗎?雖然小小的,可是卻散發著強烈精神力的生物。看著昌浩那雙橘色的眸子望著自己、對自己笑著,紅蓮不由得伸出手將那小小的身子抱起來。看著他一邊笑著一邊將小手放在自己臉上,紅蓮露出了笑容,那是沒有人見過的、紅蓮的笑容。 
 
  從那時候開始,眼前的孩子幾乎成了自己的一切。除了晴明之外,他是第二個讓自己願意為他付出的人。 
 
 
 
  看著眼前直視著自己,閃著光芒的澄亮眸子,紅蓮覺得自己最大的弱點可能就是眼前這個孩子的笑容。 
 
  「……不能到太遠的地方。」在心中嘆了口氣,換下緊繃的冷淡表情,紅蓮無奈的看著昌浩聽到自己說的話後露出的笑容──好吧,為了這個笑容…… 
 
  「到一條大橋旁邊吧,那裏應該比較沒人。」伸出手,指了方向,紅蓮這麼說著。 
 
  「好!」露出笑容,昌浩抓著紅蓮的手指笑著。很大的手,為了自己擋下了很多危難,紅蓮的手──很溫暖。 
 
  感到心中有一種快要滿出來的喜悅,這叫什麼呢?好像很久沒有像現在這麼高興了。 
 
  不過只要有紅蓮在,一定一直都能這麼快樂吧?昌浩這麼想著,又看向紅蓮露出大大的笑容。 
 
  「為什麼要這麼笑?」看著昌浩那種已經有點呆的笑容,像是被他的快樂感染,紅蓮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說著。 
 
  「因為有紅蓮在呀!」 
 
 
 
  ──沒錯,因為有你在! 
 
  ──自從我遇見你,你就成為我最重要的人了喔,紅蓮/昌浩。 
 
 
 
======================================== 
 
完文時間:2006/11/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