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流域

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90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FREE!/真遙】妒意

*******************************
 
 
 
  「晚安,你吃晚餐了嗎?」
 
  聽到了門鈴聲,正打算往廚房走去的遙改變了方向。慢慢的踱步到了玄關然後拉開了門,看著門外拿著淡藍色保鮮盒的真琴一如往常地掛著溫柔的笑容,他只是搖了搖頭然後轉開身讓真琴進來。
  「剛剛還在泡水嗎?」注意到遙的頭髮還有一些濕氣,真琴一邊踏進廚房一邊問著他。
  跟著真琴進廚房,遙並沒有回答,只是從冰箱裡拿出了晚餐要煮的鯖魚。而十分了解對方個性的真琴也沒再追問下去。
 
  畢竟遙的舉動已經是承認的表現了。
  「我媽做了一大盒果凍,讓我拿一些來給你。」打開了盒蓋,真琴讓遙看著裡面還舖了一層水果切片的蔓越莓果凍:「需要幫忙嗎?」接過遙手中的鍋子接水,真琴問著正彎腰拿出砧板的遙。
  「都可以。」知道對方其實不太會料理但遙並沒有拒絕他,因為他也清楚真琴的用意就跟自己一樣,只是想待在對方身邊。看著真琴看照著鍋子的側臉,遙不禁有點懷念這樣兩個人的時間。
  雖然兩個人跟以前一樣每天都會見面,但是身邊多了游泳部的大家,雖然並不討厭,但像現在這樣只是跟真琴什麼話也不說的待著的次數就少了很多。遙發現自己最近總有種嫉妒著什麼的情緒,對於靠近真琴的人都下意識的感到有些刺眼,不只是班上同學甚至是渚,雖然不至於表現到讓真琴發現的程度,但心裡確實有些不開心。
  現在的真琴不只是注視著自己而已,曾經覺得煩燥的視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會帶給自己壓力,但當他回過頭才發現那是因為對方並不再時時刻刻注視著自己。真琴的眼睛還有其他人,不管是渚、怜、江或者所有人,甚至是凜,他不再跟以前一樣時時刻刻跟在自己身邊,而會隔著一段距離等著自己對他伸出手。
  但他不喜歡這樣。
  遙知道自己很依賴真琴,比真琴所以為的程度還要更加的嚴重,於是曾經討厭對方時時刻刻在自己身邊的他,現在更討厭必須伸出手才能觸碰到的真琴。
 
  因為有真琴在身邊,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廚房裡的遙簡單燉了一下魚之後就在真琴的幫忙下把飯菜拿到餐桌前擺。已經吃過晚餐才過來的真琴似乎也不急著回去,遙看著對方坐在自己身邊後就拿起擺在一旁的書隨手翻著,自己也盯著盤裡的晚餐。
  吃東西的時候不要說話,奶奶曾經這麼說過。
  側著頭看向正低頭看著書的真琴,遙一向平靜的藍色眼裡起了一絲波紋。
 
     ※     ※     ※     ※
 
  「吶、遙的份。」趁著遙洗碗的時候將果凍放進小盤子中,真琴將自己跟遙的盤子放在桌上,坐到了遙的身邊。
  只要輕輕一動就能碰觸彼此,但兩個人卻沒有想要拉開距離的意思。
  「好吃嗎?」看著遙的微微睜大了眼,捕捉到對方小動作的真琴勾起笑容。
  注意到真琴看著自己的視線,遙轉過頭對上他,藍紫色的眼睛裡突然充滿著真琴難以理解的情緒。
  「遙?」
  看著對方撐著身子湊近自己,一下子拉近的距離讓真琴反應不過來,感到嘴角傳來溼熱的觸感後他才意識過來。
  看著真琴紅著臉的慌亂反應,遙舔了舔自己唇上留著的蔓越莓。跟真琴嘴邊一樣的味道讓自己心情好了不少,手扳過對方慌亂的臉,這次吻確實的貼著真琴的唇,帶著甜味的舌尖探進因為驚訝而微張的嘴裡,但是還來不及進一步動作,就感覺腰上被回過神的真琴抱住,吻也被對方奪過主動權。抓著真琴的手,遙側身跨坐到他身上,身體貼著對方的溫度,閉上眼睛任由自己沉溺在充滿著真琴氣息的懷抱裡。
  那些沉在心底的悶氣就像氣泡一樣浮出了水面,然後被對方所吸收。閉上眼之後感覺那雙撫上自己腰側的手在自己背上帶著安撫性質的遊走著,遙也將身體更貼近了對方,纖細的手指托住了真琴的臉頰,鼻息間是不知道誰所發出的輕吟,舌也隨著對方的動作捲上,直到肺中的氧氣用盡才輕輕的放開彼此。
 
  額抵著對方的,藍色的眼睛裡閃著慾望跟不滿,看著遙又冷著一張表情,感到遙有些不開心的真琴連忙托著對方的臉詢問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
  「最近對真琴有點生氣。」
  「咦?我?為、為什麼?」
  看著一臉快哭出來的真琴,跨坐在對方身上的遙用力一推,看著真琴失去重心後狼狽的向榻榻米倒去,自己也跟著伏上對方的身子然後吻上正試圖坐起身的對方。
  不會主動告訴你的,這次我要你全心全意的看著我,而不是像以往一樣只要一眼就能分辨自己的想法。
 
  只看著我就好,其他人的想法對於你跟我之間一點也不重要。
 
  --你一定能懂的,真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