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9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系列文] 高嶺之花 其二、朋友

=====================   老實說他很喜歡阿綱。   當然,不是指那種深沉的愛情,而是一種類似家人一般,重視對方的感情。   阿綱可以說是他最好的朋友,是為自己的生命帶來許多樂趣的人、是無時無刻都能跟他一起歡笑的人。所以一直到後來,他才習慣起對阿綱的新稱呼:BOSS   不過溫和的少年一直都很抗拒這個稱呼,於是自己為了遷就對方,最後還是改了回來。   在他眼中的阿綱其實一直都沒有改變,還是那個溫和、有些怯懦的少年,但是在他身邊的人、包括自己,卻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的單純不知世事。   --自己果然還是有點懷念從前那個只有自己跟獄寺還有女孩子們單純的日子嘛?   「畢竟──多了雲雀跟骸之後真是有點麻煩哪。」靠在訓練室大門上看著被打凹一個大洞的牆壁,山本用著輕鬆的語氣笑著表示。   句子中的兩個人繼續傳來手上武器撞擊的金屬聲音,山本看著一臉無奈的綱吉窩在訓練室角落發呆,似乎打定主意不再理那兩個假藉訓練之名,進行廝殺之實的守護者、或者應該說是戀人們。   看著愁眉苦臉的綱吉,想了一下之後山本決定走到他身邊。蹲下了身體看著將頭轉向自己的綱吉,露出了對方熟悉的笑容:「阿綱怎麼在這裡?」   「剛剛巴吉爾說他們兩個在訓練室又打了起來,不過看來也沒有阻止的必要。」   「嗯?」   「反正還沒有到要把訓練室毀掉的地步,我都不會管了。」   「哈哈哈、阿綱真是辛苦了。」伸出了手拍拍綱吉的肩膀,山本還是掛著一樣的笑容。   嗯,確實是如此啦。因為他們兩個只要一有機會就開打,所以也已經不會再大驚小怪試圖阻止了。   不過他們兩個最近已經從動不動就毀掉半個後院,轉變到現在已經能夠忍到訓練室再動手,這也算是很大的進步了吧?   而且綱吉也從一開始不知所錯的驚慌模樣,到現在已經能夠平靜的看著這一切--雖然不知道這點算不算是好事。   只是他很清楚,雖然態度改變了,但是綱吉珍惜那兩個傢伙的感情、希望他們能和睦相處的心情仍然不變。   ──雖然說當事者的兩個人根本就不領情。   「真是的,每天都這樣,雲雀學長他們不膩嗎?」悶悶地鼓著臉頰,只有在不太開心的時候,阿綱才會將稱呼換回本來的叫法。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畢竟他可是丟下了公文跑過來的耶!現在他也不敢直接回去,要是被里包恩抓到他扔下工作隨便亂跑,會有什麼結果他可不敢想像。   「嗯,這大概算是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吧。」沒有跑到外頭隨便滅了一個家族製造額外麻煩,自己人關起門來打打架什麼的已經是比較「正常」的方式了。   「我只希望他們不要把訓練室打壞。」   「哈哈……話說阿綱你沒有要回去批公文了對吧?」   「嗯,應該吧?」抓了抓頭,綱吉露出苦笑。   「那陪我出門一趟吧?」   「咦?」看著拉著自己站起身的好友,綱吉眨了眨眼睛:「要去哪裡啊?」   「跟我來就知道了。」   被好友牽著走出大宅,看著山本跨上他的機車,綱吉只是笑了笑的接過安全帽後,也跟著上了他的後座抱緊好友。   看來應該是要出去透透氣吧?這剛好是他最近最想做的事情。   老是待在辦公室裡盯著公文,他都快忘記白天的外頭長什麼樣子了! =====================   站在海邊的堤防上,綱吉瞇著眼睛感受著迎面吹來的強勁海風。空氣中帶著海洋的味道,大空戒上的細鐵鍊也撞擊著發出微微清脆的聲響。   「阿綱,拿去。」   臉頰上傳來一陣溫熱,收下山本遞給自己的溫奶茶,綱吉笑了一下。   「感覺好悠閒喔。」   「對吧,有空出來走走透透氣也不錯。」看著靠在自己邊上的好友兼老大,山本揮了揮手中裝著咖啡的罐子回答。   「希望回去的時候里包恩不要又給我一疊文件。」黑手黨哪來這麼多文件需要看啦!   「他應該是想鍛鍊你吧。」帶著薄繭的手掌撫上了略低著頭的棕色腦袋,山本帶著輕鬆的語氣想安慰一下對方。   「他只是覺得很有趣吧……」拉了下褲管,蹲下身坐到堤防上。仰頭喝了一大口奶茶,綱吉瞇著眼睛看著正俯視著自己的山本:「對了,武、你下次比賽是什麼時候?」雖然因為身分關係沒有朝著職業選手的路發展,但是山本還是有參加業餘的棒球比賽,只要時間許可他們也都會去加油。   「還沒通知,不過下禮拜可能會去集中訓練個兩三天。」   「集中訓練啊……那就要出去了對吧?」   「對啊,我會再帶東西回來給你們。」   「要去很遠的地方嗎?」瞇著眼睛枕著山本的手臂,綱吉打了一個哈欠。感覺山本動了動身子讓自己更好靠著,綱吉也直接閉起了眼睛準備小睡一下。   「教練說要給我們一個驚喜,所以也沒有多提什麼。」閉上眼感受了一下海風跟耳邊傳來海浪聲,山本也放鬆了警戒,摟好靠著自己進入淺眠的綱吉。   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只要在阿綱身邊,他就會有種時間停止的錯覺。   他知道一直以來阿綱都有種拖累了自己的虧欠感,雖然自己總是掛著笑容跟他說因為很有趣所以沒問題,但是他也知道阿綱心裡的芥蒂不會這麼簡單就消除。   可是他真的覺得沒有問題,因為阿綱是自己最好朋友,而且他也在這裡有了最重要的人。   想起暴躁的戀人在出任務之前還指著自己的鼻子要他別給阿綱添麻煩的樣子,山本忍不住笑了起來。   雖然他放棄了一些東西,但是卻也得到了更加珍貴的其他東西。   「嘛、這樣也很划算吧。」   「……什麼?」下意識蹭了蹭山本,綱吉迷糊的睜開眼睛。   「好像有人來找我們了。」看著飛回自己身邊盤旋的小次郎,山本揉了揉綱吉的腦袋輕聲說著。   「欸?」僵硬了一下身子,綱吉抬起棕色的眼眸望著身邊的好友:「誰啊?」   ──不要告訴他是里包恩。   「不知道,不過你想回去了嗎?」   「咦?」看著山本露出的燦爛笑容,綱吉突然有些恍神。   「還不想回去的話就走吧!」突然拉起綱吉跑向自己的機車,將安全帽丟給他之後就跨上了機車,看著綱吉跟著跨上機車抓著自己,山本愉快的將車子回身然後朝著反方向加速前進。   沿著堤防一路奔馳,山本突然聽見後面的綱吉抱著自己發出了笑聲。   「很有趣對吧?」   「嗯!」感受著奔馳著的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好像前一陣子的不安跟不愉快都隨風消失了。   「那下次再出來兜風吧?」   聽著後方好友的肯定答覆,山本也露出了笑容。   ──果然在阿綱身邊一直都能這麼有趣。   「下次再出來兜風吧!」 =====================   該怎麼說呢,從漫畫前兩集開始我就一直很想寫山本跟綱吉的小故事。   對他們兩個來說,彼此應該是"最初的好友"這種關係吧?   第一個了解自己的人跟第一個接納自己的人w   這種感覺我挺喜歡的,不過一直覺得好像發揮的不太好OTL   對我來說他們兩個大概就像一世跟西蒙那種感覺吧XD   是可以毫無顧忌託付一切的人(。・ω・。)   這次是有點溫馨的小短篇,那麼下一篇到底哪時候可以出產呢?   --這件事我也想知道OwO(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