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流域
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9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村日劇版/鬼塚相羽+一點點火有】在……一切之後


   放開昏過去的火村英生,鬼塚站起了身,耳邊傳來低啞的嗓音。
  「接下來要怎麼辦?」
  「你怎麼下車了?」沒有回答對方的提問,鬼塚轉身看著眼前一臉陰沉的青年。
  「太吵了,我不喜歡。」
  彎下身扛起了火村,鬼塚伸手拍了拍青年細軟的黑髮:「先走吧,別待在這裡。」
  「嗯。」將鬼塚遞給自己拿著的機關槍背好,相羽走在他身後,好奇地打量著被他扛在肩上的男子:「他就是火村英生?」
  「嗯,你不是看過照片。」
  「跟我想像中的感覺不太一樣。」走回藏在一旁的廂型車,相羽先上了後座幫鬼塚將昏迷的火村拖進車內。
  相羽拿出一旁的麻繩,抓著火村的兩手用力綁上。而就在他動作之間,低沉的女聲響起。
  「鬼塚,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非常抱歉,為了避免您傷害自己,我只有出此下策。」向坐在最後排瞇著眼眸的女子彎身道歉,鬼塚臉上是跟謙卑的語氣毫不相關的平淡。
  對鬼塚哼了聲,諸星靠上椅背撫了下剛才被包紮好的繃帶,對著坐在前座一聲不吭地綁著火村的青年開口。
  「吶、你就是鬼塚養的小黑貓嗎?」
  抬頭看了坐在自己正後方的女子,相羽不吭一聲地低頭繼續綁著火村的雙腳。
  「請不要拿他開玩笑,他沒有火村英生那麼堅強。」看了後照鏡一眼,鬼塚將車子開上旁邊的公路。
  「沒想到你會把他帶出來。」
  「因為他還有用處。」依照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關口指引,鬼塚駕著車往山區開。
  看著不發一語的手下,諸星閉起眼睛放鬆下來。
  經過那場對峙,她確實累了。
 
 
  一路上昏昏醒醒,等到火村有清楚意識的時候,車子已經停在了不知名的小村落裡。看著廂型車上只剩下似乎早就有準備的鬼塚跟坐在自己身旁沉默的青年,火村低頭看了眼自己被捆住的手腳後便抬起頭看著跟自己對上眼的鬼塚。
  「謝謝您的協助,請在這裡休息一晚。」
  跟著鬼塚下了車,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間樸素的小旅館。火村看著站到自己身邊的青年,過長的瀏海幾乎遮住了半張臉,他從鬼塚手上收下什麼東西後放進口袋裡,就朝向旅館走去。
  「麻煩您跟相羽進去裡面休息吧。」
  「不怕我跑走嗎?」
  「我相信經過兩位的對話後,您不會做出這種事的。」看著眼前朝自己彎著身,一言一行都充滿禮貌,實際上卻帶著一股壓力的鬼塚,火村甩了甩衣襬跟上了相羽的腳步。
  「請問登記入住的名字是相羽德明先生嗎?」
  「……嗯。」服務生看著自己的視線讓人感到不耐,但聽著身後火村的腳步聲,相羽咬著唇皺起了眉頭忍耐。
  「兩位請跟我來。」
  跟在服務員及相羽的身後,黃昏時有些昏暗的木頭走廊讓人有種恍惚感,火村腦中閃過前兩天他跟諸星的對話。
  不知道為什麼,火村覺得無論是水壩旁的對峙或者是他跟諸星的對話,這一切似乎都在鬼塚的計畫之中。逃跑的路線以及手段都帶著莫名的餘裕,尤其是他面前的青年,這幾天在他半夢半醒之間一直守在旁邊,冷著一張臉的樣子跟鬼塚如出一轍,但比起鬼塚有禮卻冷漠的樣子,這個叫相羽的青年則是徹頭徹尾的空洞,毫無起伏的情緒讓他想套話也套不出來。
  「這是兩位的房間,如果有需要請再跟我說一聲。」服務生退出了房間,火村看著相羽露出些微的緊張然後迅速將所有的窗戶都一一闔上,房間很快的暗了下來。
  在桌前挑了個位置坐下,看著還站在自己面前的相羽,火村勾了勾嘴角。
  「再來要做什麼呢?」
  「……請在這裡休息一晚。」冷硬的說著敬語,相羽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副鑰匙放在了桌上:「這是廂型車的鑰匙,明天退房後請您開這部車回去。」
  「你不怕我現在直接開車或者跟旅館借電話打給警察嗎?」
  「鬼塚相信您不會這樣做的。」
  看著放下鑰匙後就朝門口走去的相羽,火村突然覺得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
  「喂、我想問個問題。」
  停下了腳步,相羽轉頭看向了火村。
  「你看起來不是十字軍的人吧,為什麼跟他們在一起?」
  看著坐在地上的火村,看似隨意的語氣裡卻有著強烈的試探。想著鬼塚交代自己的話,相羽淡淡開口:「我不是十字軍,只是我不能離開鬼塚。」
  「如果繼續跟著他,你也會一起掉下懸崖喔。」他不是想要挑撥離間,但眼前這些天總是一副什麼都無所謂的青年,明顯跟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鬼塚不是同樣的人。他對於他們兩個一起行動的動機沒有興趣,但相羽還沒陷得太深,更沒有人知道他跟十字軍一起行動,只要他能退出,不但對他自己好,往後要追捕他們也少了一個變數。
  聽著火村的話,背對著他的相羽轉過了身,那是火村這幾天來第一次看到相羽露出了笑容。淺淺的勾起了嘴角,相羽漆黑的眼裡是更加深沉的夜空。
  「如果即將跌下懸崖,我一定會拖著鬼塚陪伴。但要是他想跳下懸崖,我會毫不猶豫的跟著他跳下。老師身邊沒有這樣的人嗎?」
  腦海中一瞬間浮出了好友的身影,火村瞇著眼看著突然陌生起來的青年。
  「不好意思,我先離開了,請您好好休息。」闔上了房門,經過了櫃檯光明正大走出旅館,相羽看著正停在道路對面樹林旁的黑色小客車,鬼塚正靠在車門上盯著自己。
  加快了腳步走到他的身邊,手環上鬼塚的腰間貼上他的懷抱,相羽感覺熟悉的氣味籠罩著自己,因為被人盯著而緊繃的身體也放鬆了下來。
  「辛苦了。」輕撫著他的後頸,黑色的髮尾在指尖隨著自己的動作搖擺,鬼塚瞇起了眼輕聲說著。
  「嗯,沒關係。」從鬼塚懷裡抬起頭:「接下來要去哪裡?」
  「他們會送諸星小姐到約定的地方,我們慢慢的跟過去就行了。」
  「不怕警察追上來嗎?」
  「放心吧,火村先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兩人坐上了車子,一邊發動著車子駛向公路,鬼塚一邊側眼看著正一臉僵硬地直視前方避免跟後照鏡對上視線的相羽,有趣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只要他還不肯正視自己內心的野獸,我們就還有時間。」
  「……嗯。」小心地轉頭看著鬼塚的側臉,不知不覺間,自己已經習慣在一旁看著這個人直視前方的樣子。雖然不知道他所看的是多久後的未來,但是自己也只能跟著他的腳步走。
 
  --沒錯,自從那一天開始,鬼塚就是自己的世界。
 
===
 
【AFTER】
 
  很久以後,火村才想起「相羽德明」這個名字。
  那是曾經從有栖那裡聽到的都市傳說中主角的名字。
 
  記得那天有栖剛從溫泉旅館回來,就興沖沖的跑到了自己家說著他遇到了靈異事件。跟自己同天入住的神祕繃帶男子在隔天消失於門禁森嚴的旅館裡,除了浴室地板上丟著牙刷跟牙膏之外,客廳的桌子也有疑似被撞到而移動的痕跡,但入住的繃帶男子卻遍尋不著,只有玄關旁的地板上擺著當晚的住宿費用。後來這件事就在旅館當晚的房客及服務員的疑惑下不了了之,有栖還一臉神秘的想了很多天馬行空的可能,卻被自己一臉鄙視的一一駁回。
  不過這就只是某一晚的小插曲,時間久了就被自己忘了,沒想到居然在那種情況下得知對方的下落。
  躺在有栖客廳的沙發上,看著他因為睡眠不足頂著一雙充血的眼睛坐在地板上埋頭打稿子的慘烈情況,火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軟軟的頭頂,卻被對方毫不留情地撥開。
  「不要吵我!我現在正有靈感,要是被你摸掉怎麼辦!」
  「那你就回工作桌那裡啊,你擋住我看電視了。」
  在打字的空檔中回頭瞪了躺在自家沙發上當大爺的火村,有栖抓起旁邊的空杯遞給他:「快去幫我再倒一杯。」
  「是、是,有栖大爺。」
  「快去,大爺開心的話,等我趕完這次稿子再好好打賞你。」
  在心裡默默將這句話記上,一邊看著眼前的咖啡壺,火村一邊思考到時候「打賞」的要求。
 
 
 
================================= 
 
   這對想寫好久啦!
 
   但是草稿擬好之後一直找不到著力點,沒想到番外根本就可以順勢生梗啊,叩謝編劇大大!!感謝劇組!!!
  不知道這樣沒頭沒尾大家看不看得懂,而且後面火有寫得太順手不小心就失控了(ry
  想要寫鬼塚跟小黑貓的溫泉Play~~~第2集看完滿腦子都是骯髒梗(毆
  相羽感覺就很適合被虐(ry
 
  希望下次他們合演什麼之前我有空生得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