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流域

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88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下町火箭/洋浩】依存症



   「浩司,要回去了沒--」
  「洋介抱歉!」
  「啊、立花君對不起。」一旁的加納連忙跑來:「我拜託川本君陪我去買給我老公的禮物。」
  「……嗯,那我先回去了?」
  「對不起--」咬了咬下唇,礙於還在公司裡,川本只能伸手抓了下立花的手腕。
  「沒關係,回家的時候小心點。」
  「嗯!」
  「立花君明天見!」
  看著加納硬湊近兩人之間揮著手,立花無奈地跟她還有川本打了招呼之後就應了埜村的邀請,往附近的居酒屋前進。
  「好,我們也要加緊腳步了!」推著川本,加納一邊向鈴木還有其他人打著招呼,然後匆匆忙忙地離開公司。
  「吶、他們兩個什麼時候湊在一起的啊?」看著湊近自己低聲問著的同事,鈴木聳了聳肩。
 
 
  「川本君是第一次做嗎?」
  看著滿臉好奇湊向自己的加納,川本搖了搖頭:「以前家政課做過餅乾,可是早就忘記了。」
  「放心,只要跟操作機械一樣按部就班,一定會成功的!」
  「嗯。」看著流理台上的瓶瓶罐罐,川本拿著食譜努力記步驟。
  「我會在旁邊一起做的,不要緊張!」
  「好,謝謝妳。」
  「立花君平常也很照顧我,這也算是還他人情嘛!」
  看著隨時都很有精神的女孩,川本笑了出來:「有加納在真是太好了呢。」既認真又能帶動氣氛,是很可靠的人。
  「放心的交給我吧!」
 
 
  「難得出來吃飯呢。」
  「會嗎?」看著正大口吃著烤肉串的埜村,立花歪了歪頭。
  「明明平常下班就忙著找川本,爸爸我真是有點寂寞啊!」
  「請您不要開玩笑了……」這是什麼家庭遊戲?
  「哈哈、不過沒想到你跟川本感情真的很好呢。」
  「之前不是您先發現的嗎……」
  「嗯,不過沒想到你們這麼認真。」
  看著自顧自點頭的埜村,立花決定忽略過去。
  「話說最近的開發如何了呢?」
  因為椎名的挑戰,閥門組似乎又忙了起來。但他現在還忙著跟帝國重工還有一村醫師討論高迪正式投入生產線的後續問題,自己也是分身乏術。好不容易能早點下班,結果浩司又跟加納出門。
  不過他有了其他生活也是不錯的。自從兩人同居之後生活幾乎都綁在一起,川本本來就是很容易依賴人的個性,能像這樣有其他安排,立花也是放了下心。而且加納是很活潑的人,川本跟她在一起應該不需要擔心。
  對自己的組員相當有信心,所以立花也不打算問他們的真正目的。
  --他還記得加納上禮拜曾經炫耀過買到要送給老公的禮物這件事情。
  「反正開發部門隨時都是極限!不過今年獎金似乎多了一點,我可是幹勁滿滿呢。」
  「埜村先生果然很堅強。」
  「你也是啊!」想當初還是在自己手下的小菜鳥,如今已經扛起一個高迪計畫。
  「我只是做好該做的事情而已。……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我兒子果然很可靠呢!」看著正低頭吃著東西的立花微睜大眼抬起視線看向自己的表情,埜村一邊笑著一邊拍拍他的肩。
  「……」
 
 
  「我說,山崎。」
  「嗯?」看著正靠近自己的佃,山崎部長停下手邊的工作,拿下護目鏡看著自家社長。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一大早辦公室跟工廠到處都感覺鬧哄哄的。
  「情人節啊,營業那邊的鳴海君好像被客戶告白了呢。」
  「咦?你怎麼知道?」
  「唐木田剛剛跟我說的啊。」
  「……辦公室戀情嗎?」
  「客戶不算是吧。」看著皺著眉頭的佃航平,山崎決定還是不要跟他說立花的事情了。
  --反正到現在都還沒發現的人自己也有問題就是了。
  「山崎?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不,沒事。」
 
 
  「--然後,鳴海君答應了嗎?」今天一整天都在帝國重工,下班後回工廠接川本一起去吃飯的立花看著異常熱鬧的公司滿臉疑惑的找到了看起來異常興奮的川本,然後他就從公司一路講到了餐廳。
  「你覺得呢?」
  看著勾著笑容一臉八卦的戀人,立花伸手用姆指擦掉他沾在嘴角的醬汁。
  「……洋介!」
  「嗯?」
  「在外面欸不要這樣……」
  「沒關係,沒人會注意的。」這是之前山崎部長推薦自己的餐廳,料理好吃但不豪華,然而它偏高的價格反應在裝潢上,半開發式的小包廂保留了每桌客人的隱私。
  「唔……」下意識舔了下嘴角,浩司紅著臉塞了一口燉飯。
  「你還沒說鳴海君的決定喔。」
  「啊、對!」直起身往對面的立花靠近,川本睜大的眼裡掛著有趣的激動:「結果鳴海君好像約了那個客戶晚上出去吃飯呢!」
  「她還特地在公司外面等他上班是嗎?」
  「對啊!聽說她今天請假呢,加納說她也是豁出去了吧。」
  「所以鳴海先跟她約晚餐囉?」
  「嗯!然後剛好被其他人看到,一進公司就被問了呢。」
  「這樣啊。」
  「……洋介?」看著戀人拿起一旁的杯子輕啜:「你怎麼看起來這麼冷靜啊?」今天大家聽到這個八卦可是都很興奮呢。
  「不,沒什麼。」看著一臉疑惑的川本,立花站起身走到他的桌邊,低下身子湊近耳邊低喃。
  「只是不喜歡浩司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想著其他人的事情。」
  「洋、洋介?」
  看著滿臉通紅,緊張地看向自己的川本,立花快速的吻了下他:「開玩笑的,我去一下廁所。」
  被戀人丟下的川本,額頭抵著桌面後悔起他上次好玩的向立花抱怨他沒有幽默感的事情了。
  「……對心臟不太好……」
 
 
  結束了有點不一樣的情人節大餐,川本在立花結帳時好奇的走出店門口打量著大街。熱鬧的街上滿溢著歡笑聲,感覺冰冷的空氣裡也充滿著情侶間溫暖的愛情。
  『……對不起……』
  「咦?」
  聽見有些耳熟的聲音,川本下意識轉頭,卻在餐廳轉角的地方看到熟悉的人。
  「怎麼了嗎?」
  「洋介!」轉頭看向走到自己身邊的立花,他沿著川本原來的視線看到了熟悉的人。
  --鳴海正站在一個女孩的身邊,低聲對正在啜泣的她不斷道歉。
  「浩司,回去了。」
  感覺手指被立花輕輕抓住,剛從店裡走出的立花體溫高的明顯,像是燙到一般的縮了下手指,但反應過來之後,川本只是緊緊地反抓住他。
  「……鳴海君是拒絕了嗎?」
  「嗯,早上應該是不好意思在那時候拒絕吧。」
  「……嗯。」
  兩人不發一語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住宅區跟街上比起來相對冷清,平常不會在外頭做出親暱舉動的川本一反往常的貼在立花身邊,隱藏在厚外套下的手指輕輕地勾住對方。
 
  搭著電梯上樓,一打開家門立花就被川本迎面撲上。
  看著悶在自己懷裡心情低落的戀人,立花收緊手臂環住對方正輕輕顫抖的身體。
  「如果是洋介會怎麼做呢?」
  「……」摸了摸川本被風吹得冰涼的頭髮,立花嘆了口氣。
  「如果是浩司,不管是什麼情形,我都不會拒絕你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當初還是自己主動告白的呢。
  想起當初的情景,立花忍不住像那時一樣揉了揉他的頭髮,看著從自己懷裡抬起頭川本,吻印上了他的額頭。
  「洋介--」
  「好了,先把外套拖下來吧。」將兩人的外套掛在玄關,立花看著川本一踏進客廳後又突然一臉僵硬的蹭進了廚房,他只好打開電視轉到川本平常會看的節目。
 
  聽見電視的聲音,隱約傳來的笑聲多少抒解了緊張,川本打開儲藏櫃拿出他昨天趁立花不注意時藏進去的餅乾盒。加納準備的橢圓形金屬盒子上是她好玩綁著的緞帶,雖然思考了很久要不要拆掉這種有點女孩子氣的裝飾,不過禮物果然還是要包得好一點比較好吧?
  「唔……」他們交往之後不太會互送什麼東西,情人節之類的節日通常也是大吃一頓,他雖然不會覺得不滿,可是有時候也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就是這樣的理所當然。
  不過想起剛剛的事情,川本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
  看著手裡被自己拿著而不再冰冷的盒子,川本走回立花身邊,低頭看著正坐在沙發上的立花。
  「怎麼了?」合上手裡的書,立花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川本。
  「那個、我跟加納--不是,我請加納君教我做了餅乾!」抓了抓衣服下擺,川本遞出了餅乾盒。
  「浩司……謝謝。」拉著他的手腕,立花讓川本坐到自己身邊,在他緊張的視線下拆開了一看就知道是加納綁的蝴蝶結。
  「是巧克力餅乾,不過因為沒有放很多糖所以可能會有點苦--唔。」
  咬住被立花遞到嘴邊的餅乾,舌尖傳來混著一點巧克力苦味的甜膩,眼前是立花咬下自己嘴中一半餅乾時的湊近自己的臉,川本眨了眨眼將剩下一半的餅乾吃下,有些無奈地看向正抱著盒子打量著餅乾的立花:「洋介,好吃嗎?」
  「嗯,很好吃。」
  看著聽見自己稱讚而有些不好意思,但看起來很開心的川本,立花有趣的湊近了他。
  「浩司,情人節快樂。」
  「唔?」唇上傳來對方的體溫,麵粉跟巧克力的香氣令人心動,伸手抓著立花的肩,川本貼近他。
  「洋介……情人節快樂。」能跟你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只是個無趣的人。可是他有信心,只要跟立花在一起,所有的一切都沒問題的。
  「謝謝你陪在我身邊。」
  看著一臉認真的立花,川本笑了出來。
  「我才要謝謝洋介一直陪著我!」
 
  ……果然……還是不想放手。
  再次湊近戀人,立花拿起了一旁的餅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