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流域

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87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暗殺教室/業渚】

  拉了拉肩上的背包,潮田渚從放學的人潮裡穿過,閃進了大樓之間的防火巷道。   「你想抄近路?」   「唔!……是業啊。」還沒從隱匿行跡的狀態下放鬆,被赤羽業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小渚鼓起了臉。   「你怎麼知道我會從這裡走?」   「因為我相信渚會想提早見到我嘛。」看著戀人露出不滿的樣子,業伸手揉了揉那頭淺藍色的頭髮:「我也是一樣想早點看到渚就過來了。」   「……你又翹了最後一堂課吧。」不然不可能在自己剛放學的時候就來到這裡埋伏。   「哈哈,我怎麼會蹺課呢?老師可是說我太聰明了,可以早點回家喔。」   「業……你是不是又惹夏川老師生氣了?」   已經是高二下學期,明明已經是開始準備考大學的重要時刻,業所在的椚丘高中二年A班卻突然來了一個實習老師。渚幾個月前在椚丘高中學園祭的時候看過他,感覺有些嚴肅,卻能夠明顯感受到他是個對教學抱有無比熱忱的人。   --對,就像那兩位老師一樣。   「渚居然懷疑我嗎?我可是模範學生呢。」   「好好好,拜託你不要再拿那張獎狀出來了……」真不知道那個理事長是哪根筋不對,居然給了業這種東西。   好玩地將獎狀再次放回書包,看著渚拖著有點無奈的腳步,業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掌。   「業?」   「走這裡的重點不就是不怕被人看到嗎?」輕巧地跳上擋在路上的大型垃圾桶,感覺身後牽著的渚頓了一下之後就迅速跟上自己腳步,腳尖踏上塑膠蓋所發出的聲音、從其他地方傳來的嬉鬧聲,業勾起了笑容。   看向抓著自己的業,五官已經逐漸的脫離稚氣,原本就很帥氣的臉加上了一股成熟的魅力,但嘴角的笑容跟眼裡的淘氣卻跟以前一模一樣。一直在他的身邊,渚不由得感受到身邊這個離自己最近的人,以後一定會成為比自己所想像還要厲害的大人。   「怎麼一直看著我?」沒有回頭也能感受到對方的視線,雖然還是帶著一點無形的壓力,但比起以往會讓自己浮躁的殺氣,對現在的他而言更明顯的是純粹的感情。   「不,沒什麼。業……明天跟老師道歉吧?」   「好吧,看在渚的份上,明天我會好好道歉的。」   「業,我看到你的惡魔尾巴又露出來了。」   手心因為業的大笑而傳來振動,渚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再次跳踏過一個桶子。   儘管防火巷裡時不時堆著東西,但對兩人來說就像路邊的小石子。在穿過有人的路口時降低氣息不被人注意、在暗巷裡敏捷的穿梭,抄了近路之後很快就到了速食店附近,渚看著兩人握住的手掙扎了一下。   「又不會被人注意到。」   「業,別鬧了。」   偏頭看著渚,業聳了聳肩後乖乖地放開對方的手。   「下次你換成女生制服就不會有這種困擾了。」   「業!」 ※   「來了。」拿著兩人的餐點,業看著已經埋首在作業裡的人,忍不住拿著餐盤的薯條戳向他。   偏頭閃過之後便一口咬上,渚抬起視線對上業,因為嘴裡還吃著東西所以只是警告性地瞪了他一下。   看著跟小兔子一樣鼓著臉咀嚼的渚,業心情很好地勾著笑容伸手揉了揉他的頭,手指間滑過的淺藍色髮絲手感一樣很好。   「唉,因為渚剪了短頭髮才能讓我這樣摸,但是心情果然還是有點複雜啊。」   「別鬧了。」看著一臉可惜的對方,渚卻突然想起他那天陪著好不容易作下決定卻又沒勇氣的自己走進了理髮店,一直跟自己聊天分散了自己注意力的體貼,突然覺得臉上一股熱氣襲來。   雖然他嘴巴老是狠毒,卻又比誰都還要貼心,在自己害怕能不能在新學校交到朋友的時候也是一臉輕鬆的回答自己絕對沒問題,那時業的笑容看起來非常值得信任。   ……對,跟現在一臉壞笑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你又想幹嘛了?」   「我覺得手好像有點髒,你餵我一下。」   「去洗手。」   「渚你最近對我好像有點冷淡欸。」以往對面自己無理取鬧的要求總是露出困擾表情的小兔子,現在常常冷靜的無視自己。   不過他還挺開心的,因為這是渚難得展現的任性。比起以往隱藏殺氣、強迫自己忍耐的樣子,還是這樣會鬧點小脾氣的樣子更自然。   「你只是想看我困擾的樣子而已吧!」   「哈哈、好啦我去洗手。」   看著晃向洗手台的業,渚將桌面上的書暫時收到一旁,伸手拿了自己的漢堡慢慢拆開包著的油紙。   「欸?這裡有人啊……還真是沒發現。」   渚抬頭看著正站在桌邊,留著一頭大捲髮正瞪著自己的女孩子。   「喂,你才一個人,位子讓給我吧。」   「不好意思,我朋友現在暫時離開,等一下就過來了。」   「哈啊?別開玩笑了,像你這種土包子怎麼可能會有朋友。」   「唔?」對女孩莫名其妙的敵意感到困惑,正打算開口的時候,熟悉的氣息已經貼近自己。   「怎麼我才離開一下你就被搭訕啦?」   「業……」   拍了拍鬆了口氣的渚,業轉頭看著正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女孩。   「唉呀,怎麼了嗎?」   「什、什麼啊……」嘟著塗上唇蜜的雙唇,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業,原本還氣勢凌人的女孩卻突然轉身走掉。   「渚剛剛難道被當成女孩子了嗎?」   「什麼?怎麼可能……」他都把頭髮剪掉了欸。   「好啦好啦,我要來吃東西了。」一邊坐下一邊拿起薯條,業咬下一根之後就接著拿了另外的,然後伸手湊近了渚。   「……」   「快點吃啊。」   看著業的笑容,渚餘光打量了下四周都是放學後湊在一起聊天的學生,沒人在意他們這桌,於是他也湊向前咬下了業手中的薯條。   「業,你們是下個月考試嗎?」   「唔……一定要在吃飯時間講這個嗎?」   業瞇起眼睛的樣子讓渚輕笑出聲:「這次會贏嗎?」   「我才不會輸呢。」   「呵呵。」   「這次我贏的話……就叫淺野跟你們一起辦校外教學吧!」   「咦?」   「去年運動會不是就挺有趣的嗎?」   「……你們兩個聯手贏了這麼多當然有趣啊。」螢中的體育校隊們回去可是消沉了很久呢。   「不過比賽就沒辦法跟渚在一起玩了,不同學校就是這點麻煩。」   「可是,還是可以像這樣一起出來見面啊。」   「唉,渚你不懂,談戀愛可是高中生活最重要的醍醐味啊。看看學校裡那些隨時隨地都能約會的情侶!你知道我每天為了忍住不要找他們麻煩,有多努力嗎?」   原本打算安慰業的手默默抓著漢堡又咬了一口。看著露出黑色尾巴的對方,渚哼了一聲沒答腔。   「對了,渚你等等要來我家嗎?」   「你爸媽又出門了?」   「嗯,昨天晚上突然拎著旅行箱跟我說要跟阿姨他們出去玩。」   「伯父跟伯母真的很自由耶……」   其實渚一直都很羨慕業。除了聰明的頭腦跟強韌的精神之外,儘管他以前在學校裡惹出了許多事情,家裡的人對他還是一如往常。   不過,他知道自己的父母也是用不一樣的方式愛著自己,現在的他已經不會為了母親的事情沮喪了。   只是有時候看著業跟家人相處的情況還是忍不住覺得有點羨慕。   「反正他們不在我也落得輕鬆。」不然跟渚出來吃個晚餐也要被他們調侃。   「那我先跟媽媽說一聲。」拿起手機,渚傳了訊息過去,很快就收到母親同意的回覆。   不知道為什麼,母親似乎對他跟業在一起這件事情適應良好。雖然沒有特地跟她提過,但上了高中之後每次業到了家裡來玩,母親每次都會跟業搭上幾句話。明明以前他來家裡時,母親都會故意無視他們。   「伯母回了嗎?」看著渚收起手機,業咬著薯條翻了翻旁邊放著的課本。   「嗯,媽媽說可以。」接下了業遞來的飲料,渚拿起餐巾紙擦了擦手:「那要去你家再繼續嗎?」   雖然他很努力想消除自己的存在感,不過每次跟業在一起時總是徒勞無功。感覺四周視線所帶來的壓力有些令人不快,渚主動收起了東西。   「好啊,到我家再繼續吧。」今天輪到他教渚數學了。   由於兩所學校所教的進度跟內容都有些差異,一方面為了增加相處時間,一方面也為了增加兩人的學習範圍,他們說好每個禮拜輪流,由業教渚數學,渚則負責英文。   這是從以前的經驗得到的靈感,對渚來說也是為了未來成為老師的訓練。   ……雖然每次教業的時候,他都覺得對方的學習能力讓自己沒有什麼成就感。   看著渚背起了書包,業也跟著他站起身。   「吶,要不要牽手?」   「……別鬧了。」   看著扔下自己的背影,業勾起了嘴角。   「下次我跟中村借制服讓你穿好了。」   「我拒絕!」 ※ 【After】   「喂、小渚。」   肩膀被壓了一下,渚疑惑的看著正湊近自己的同班同學。   「昨天跟你在一起的傢伙是誰啊?椚丘高中的?」   「你是說昨天那個紅色頭髮的帥哥嗎?」   渚看著突然圍過來的女孩子們,有些困擾的打算溜走,但空隙卻早就被他們佔據。   「他叫什麼啊?」   「欸欸你們在說誰?有照片嗎?」   「你們怎麼認識的啊?」   「潮田,他有女朋友嗎?」   「唔……」   看了看他們,渚拿起手機找出他之前偷拍業的照片,站起身舉起手機。   「他是我很重要的人。」   「……咦?」   「欸、潮田你等等--!」   趁著他們愣住,渚推開了站在身邊的同班好友。   心臟推動的聲音比自己奔跑的腳步聲還明顯,但他知道並不是因為奔跑的關係。   這是他現在能說出最直接的話語,雖然畢業時在內心下了以後要更坦率表達自己的目標,但果然他還是無法像業那樣坦然地面對一切。   「……不過我應該也算做得不錯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