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流域

關於部落格
網誌部分主要是:
衍生同人小說/新番感想/最近萌物
進巨&藝能衍生放置於Weebly及LOFTER,請另行前往。
  • 487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WT41新刊試閱】《在下町尋求邂逅絕對沒搞錯什麼》

 

 

【第一章.面試】(全章節)

 

  拿著印有住址的通知單再三對照──名字正確、地址正確。再次低頭檢查自己的衣服跟抓了抓瀏海,立花洋介吸了口氣後就穿過大門前面的空地往建築物的入口走去。

  「不好意思,我是──」

  「你是來面試的嗎?」

  還沒出口的話語被對方打斷,立花看著一旁正好路過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面前來,看著他手上通知單露出笑容。

  「啊、是的。您好,我是立花洋介──」

  「喂!有新人來面試了,誰負責的?」

  再次打斷了立花的話,男子急躁地朝忙碌的辦公室裡喊。看著男子語畢那瞬間,裡頭忙著的職員們同時轉頭望了過來,立花有些不知所措的愣了一下,然後在一頭霧水之中被人手忙腳亂地拱進了一間大會議室裡。帶著他進來的兩個職員七嘴八舌的重覆讓他坐在這裡等,放好桌上一杯熱茶後就馬上扔下立花走出去了。

  這裡、沒問題嗎?

  立花還記得上禮拜去面試的情形。潔白光亮的走廊、簡單卻帶著嚴肅感的小間面試用會議室,掛著制式笑容引導自己的人事人員以及坐在裡頭戴著眼鏡,一臉挑剔地不停丟出問題刁難的面試官們:「比起來這裡還真是隨意啊。」

  靠牆的地上堆疊著紙箱,紙類文件跟資料夾也在桌上散亂的擺放著,一旁的立桌上還扔有看起來像是測試品的零件們。

  「那個是我們最近準備上線實驗的樣品,有興趣嗎?」

  立花轉頭看著站在門口的男人,比自己還要高的體型跟深邃的五官帶著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但工作服跟臉上的油漬還有笑容讓他莫名產生了親切感。意識到自己像是打探的舉動好像不太禮貌,立花趕緊低下頭:「不好意思,隨便觀看了。」

  「沒關係的。」男人拿著夾了文件的板子,走到立桌前從試作品的組件上拆下一個小齒輪遞到立花面前:「要不要看看?上面的零件都是我們設計開發部的人親手製造的。」

  金屬斷面泛著不會刺眼深色的光澤,立花從男人手中接下放大鏡,孔洞鑽洞的切面沒有材料因為擠壓變形的痕跡:「好厲害,現在實務用的機器都已經可以做到這種程度了嗎?」

  「雖然打磨的機器我們有調整過,不過這可是加上了手工處理的成果喔。」

  「咦?」

  「哈哈,每次說到是手工的時候,對方通常都是這種表情呢。」男人看著立花吃驚的樣子笑了出來:「你叫立花洋介是嗎?我是這裡的所長佃航平,可以問問你為什麼會選擇來我們這種小工廠面試嗎?」

  驚訝的望向眼前自稱所長的男人,立花連忙站起身:「對、對不起沒先向您打招呼!」

  看著面前猛力一鞠躬的青年,佃航平拍了拍他的肩膀要他別緊張。

  「先坐下來吧,慢慢回答就好。」

  「是、是的。」挺直的坐著,立花緊張中仍帶著夢想的眼神讓佃航平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瞞您說,我之前有去別的公司面試過作業員,雖然可以操作頂尖儀器生產一流的產品,但我還是覺得少了點什麼。然後我想起了以前實習課的教授曾經提過佃製作所的名字,雖然您說這裡只是間小工廠,但教授說他曾經委託您做過實驗材料,他在這裡看到的是足以媲美許多大公司的技術及研發熱情。我也希望能加入開發的行列,親手用自己的能力完成什麼。」

  「很好的回答。不過你可是剛出社會的新人喔,就算你順利進了我們公司也只能先從基本學起。跟開發部裡的那些傢伙比起來,你跟他們之間的差距可不是靠著理想跟熱情就能簡單拉近的。」

  「就算這樣我也會努力咬牙追上前輩們的。」

  「既然你有這樣的覺悟,那就先帶你見識一下我們的工廠吧。」

  「咦?」

  佃航平跟立花洋介聽見了第三者的聲音,他們同時轉頭望向門口正頂著捲髮帶著方框(?)眼鏡,兩手背在背後露出笑容的小個子男人。

  「你跟社長的對話我都聽見了。抱歉來晚了,剛剛正在跟埜村討論一些事情。」

  「喔,山崎你來啦!立花,這傢伙就是技術開發部的山崎部長。」佃航平比了比山崎:「山崎,我想帶他去技術開發部晃晃。」

  「我來吧,社長你不是還要跟營業部門開會?我剛剛過來的時候看他們已經在準備了。」

  「這樣啊……好吧,那就麻煩你了。」

  看著社長跟山崎打了招呼之後就離開了會議室,立花再次向站到自己面前的山崎行禮並自我介紹。

  「好了好了,不用這麼拘束。你就跟我來吧,我帶你晃一下技術開發部,畢竟親眼看到才會知道這是不是跟你想像中的一樣嘛。」他也跟佃航平一樣,想看看這小子看到現場的反應。只是充滿幻想的理想是不夠的,在大膽的追逐夢想之前也必須先認清現實中手裡有多少資源可以使用,但同時也不能被有限的資源所綁住,維持這種平衡的幹勁也是他們開發人員每天的挑戰。

  跟著山崎穿過了營業部旁的走道,立花看著佃航平正站在人群中聽著看起來像是主管階級的人的報告,身上還是來不及換下的工作服。穿過營業部以及走廊後山崎推開了技術開發部的門,作業中的員工在山崎的示意下並沒有特別注意他們,只是繼續埋首在手邊的事情裡,而山崎也示意立花跟他一起繼續往裡頭走。打開掛著「技術開發室及無塵室」的連接門,接連穿過了兩道門後,裡頭是以無塵室為中心形成的又一個偌大空間。

  「埜村,你有空嗎?」

  立花看著正站在一旁跟其他人講話的男子聞言走了過來,跟自己相比大概還可能稍高一些的男子看了立花一眼後問著山崎:「怎麼了嗎?」

  「這是今天來面試的新人。」

  向眼前的埜村自我介紹並彎下身打了招呼,立花抬頭時發現對方看著自己露出了笑容。

  「又是這時期了嗎?我們可是很忙的,小子你進來之前可是要做好覺悟喔!」

  「是、是的。」

  「他還在面試過程,我想讓他見習一下平常的工作情況。」

  「好的。」看著明顯掛著緊張神情的立花,埜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輕鬆,就當校外教學吧?我先帶你參觀一下我們的工作環境。」

  跟在埜村身邊,立花聽著他介紹了無塵室跟工作設備,還在埜村的教導下實際操作了一些基本機器以及聽他說明要是進到公司後,可能的工作內容,最後他們停在了史特拉引擎的研發區。

  「負責開發的真野他們這幾天剛好去京濱機械了,如果有機會來我們公司再介紹給你認識,他也是我們這裡相當可靠的技術人員喔。」

  一路跟在埜村及立花身後,看著他們結束走到休息桌後,山崎看著他:「辛苦了,對我們公司還有問題嗎?如果沒有,今天就先到這裡了。」

  「不、埜村先生的說明很清楚,所以我沒有問題……呃,請問不需要再問我其他事情嗎?」

  「哈哈,不用了。我想問的東西我已經都知道了。」

  「咦?」

  「面試的結果一個禮拜之後會通知你,帶來的資料上寫的內容沒有錯吧?」

  「是、是的!」那些是他已經檢查好幾次的東西。

  「那麼今天辛苦你啦,希望有機會能再見到你。」

  「謝謝您。」握上山崎伸出的手,看著他跟埜村露出的笑容,立花也再次彎身向他們道謝。

 

    ※

 

  一週後,坐在家裡地板上的立花雙手抱胸看著眼前的記事本沉思。

 

  ──「你能夠成為優秀的人才,所以我才想知道你有沒有真正想做的事情?」

 

  教授在畢業前對自己所說的話再次閃過腦中,看向記事本裡這兩天接到的合格通知資訊,立花深深的將氣隨著煩惱吐了出來。

  「果然,還是這邊嗎──」拿起了手機,立花輸入了記事本上被特地圈起來的佃製作所電話。

  他想要相信自己的直覺,覺得那裡會有自己的夢想。

 

 


 

【第二章.川本浩司】(節錄)
 

  「我說啊,大家不是一起出來的嗎?你們也太慢了吧。」

  「抱歉,剛剛找了一下車鑰匙。」

  「快點坐下吧,烤好的肉要被我們吃完啦!」

  遲來的埜村帶著立花坐到了真野旁邊的空位,立花看著剛好坐在自己對面的川本,輕聲的打了招呼。

  「川本,先把肉遞給他們兩個吧。」聽了前輩的話,川本將剛好傳到自己手中的盤子遞給了他們,立花伸手接過後便放在他跟埜村之間。

  「謝謝。」

  「啊、不用客氣。」向立花緊張的點了點頭,川本有些手忙腳亂的拿起了筷子。

  「川本你還是老樣子這麼老實啊,要是一不小心可是會被人欺負的喔。」

  「誰敢欺負他?要是有這種傢伙我一定會把他揍扁!」冷哼了一聲,真野拿起夾子將面前的肉翻面。因為都是熟識的人,所以講起話來也格外的不拘小節。

  「真野你嚇到他了啦。」好笑的看著一臉緊張的川本,埜村轉頭跟真野聊起史特拉開發的進度還有上次從經理部那裡聽來的小八卦。坐在兩人對面的井上他們也加入了討論,而對社內成員還不太清楚,也沒什麼興趣聽八卦的立花便接下了前輩們的工作默默在一旁烤起了肉,然後由川本遞給光顧著聊天而沒在認真烤肉的其他前輩。

  「話說回來,你們兩個默契還真好啊。」一邊聊天一邊夾著遞上來的烤肉,聊到一段落的埜村回頭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立花。這兩個人雖然沒什麼交談,但是無論是配合著遞上肉盤的速度還有將肉翻面的節奏,都有種流暢感:「說起來你們兩個好像差不多大呢。」

  「是的,浩司君大了我一年。」回答了埜村的問題,立花也一邊將夾子遞給川本讓他將他面前的肉夾起來。

  「喔!你們兩個很熟?」他看著立花這麼久,還沒聽過他叫其他人名字的。

  「之前我留下來加班的時候偶爾會碰見洋介,所以就聊了一下天。」將熟肉盤遞給身邊的井上,川本偏了偏頭回答了埜村的問題。

  「說起來,川本你前陣子明明在忙第二樣品的事情又不肯讓我幫忙,難道是因為有立花陪你所以才不需要我嗎?」

  「咦?不、不是的!」

  「哈哈,真野先生你不要鬧他啦!」同屬引擎組的田中看著一臉急於解釋的川本忍不住跟其他人一起笑了出來。

  「我、我只是覺得真野先生已經為了第一跟第四樣本的事情忙碌,實在不應該再給他添麻煩。」

  「川本你真是個好孩子啊。」

  「我們家立花也很乖啊。」

  「你們是哪來的隔壁大叔啊,又不是在比誰的兒子比較優秀,不要再鬧他們兩個啦。」

  抬頭看著正掛著微笑聽著大家聊天的立花,川本默默地又收回了視線。

  ──果然看起來很穩重。

 

  在跟公司其他人聊天時,偶爾會提到身為新人的立花。雖然他的技術確實是已經能跟不少老手並駕齊驅,但個性卻清冷的難以靠近。雖然工作上跟大家的互動上都十分有默契,他本身也很盡責,但平常同事們相約出去吃飯聊天時,立花卻總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拒絕了他們。

  但是川本並不覺得立花是個冷漠的人。在自己留下加班的時候,常常留下來閱讀資料跟練習操作機器的立花也總是靜靜地聽著自己一個人一邊做事一邊無聊的隨口胡謅,時不時的應了自己幾句然後繼續安安靜靜地做著手上的練習。雖然他確實不多話,有時候也搞不清楚自己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但他絕對不是個冷漠的人,頂多算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吧?

  不過他雖然不多話,自己也在不知不覺間習慣了他的陪伴。跟其他人一起加班的時候雖然也很開心,但卻沒有立花陪著、偶爾聊天時可以看見他對自己露出笑容的安心感。

  「喂,再喝一杯吧,你今天有點安靜啊。」

  「啊、不好意思。」接下身邊井上遞過來的酒杯,川本只好先把立花的事情放一邊,插進了真野他們正在聊的體育賽事,而手中的酒杯又在聊天之間不知不覺間倒滿好幾次。直到川本覺得頭有點暈時才有些迷茫的揉了揉臉,感覺眼前的東西不停轉來轉去無法對焦,難道是喝醉了嗎?可是他覺得自己沒有喝多少啊。

  「川本你沒事吧?」

  「唔、沒事沒事。」

  「好啦,時間也差不多了,該回去休息啦。」

  「立花去叫一下店員來吧。」

  看著正舉起手叫著店員來結帳的立花,川本揉了揉眼睛。

  「川本你還好吧?要我送你回去嗎?」

  「不用啦,埜村先生又跟我不同方向。我跟洋介一起回去就好了,我們兩個住得還蠻近的。」


 

 


 

【第三章暫不開放】


 


 

【第四章.立花洋介】(節錄)

 

  看著剛分析完畢的數據,川本放下手邊的工具,拿出了之前的圖表跟同事反覆確認著。幾個人討論出大概的修正方向之後又開始分頭忙著各自負責的部分,川本走回崗位上看著另一邊的埜村正跟立花還有其他人講著什麼,然後他們突然發出大笑。

  雖然工作很愉快,工作之餘能跟立花在一起也讓他感到滿足──但果然還是希望有機會可以一起工作啊。

  「唉……。」

  「你嘆什麼氣?這次實驗結果不是還不錯嗎?」真野剛好經過身邊,看著川本手中的數據點了點頭:「出力比之前提高了一些,也達到了預估的標準。不是很好嗎?」

  「真野前輩!不,我不是因為這個……」

  看著川本皺著一張臉的表情,真野突然一笑。

  「啊,難道是因為『這個』?」

  看著真野比著的小指,川本忍不住覺得他的直覺真是準。雖然不是女朋友,自己還是被壓的那個,但是廣義上來說應該算是沒錯……吧?

  觀察了川本的表情,真野忍不住拍著他的肩膀輕笑起來。

  「我就說嘛,川本你也是年輕人,怎麼可能沒有興趣呢?」之前大家想幫他介紹的時候看他總是興趣缺缺的樣子,沒想到這樣的川本居然在不知不覺間交到了女朋友,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直乖巧的弟弟突然跟自己說他談了戀愛一般,覺得小孩長大了的同時莫名有種寂寞感。

  「不是,真野前輩您誤會了──」

  「好啦好啦,別緊張,我不會跟別人講的。不只是工作,如果這方面上你遇到什麼困難也可以跟我說喔。」

  「可是、真野前輩──」

  「怎麼,你不相信?對我有什麼意見嗎?」

  「不、沒有……」

  「好啦。雖然戀愛很重要,不過現在可是在上班中喔。打起精神來!」

  「是的!」看著真野的背影,川本揉了揉頭髮。不振作不行,不能老是想著立花的事情啊。

  轉過身繼續低頭研究數值調整量的川本,沒有注意到立花在一旁看著自己的視線。

 

    ※

 

  又是一天的結束,埜村走到了正在收拾工具的立花面前。

  「立花你等一下有事嗎?」

  「咦?」看著埜村,立花一臉疑惑。

  「要不要去吃個晚餐?就你跟我兩個人,我有些事想要問你──放心,不是什麼壞事。」

  「……嗯。好的,我知道了。」

  「那我先去開車,你等一下換好工作服後就直接出來吧。」

  看著埜村跟自己以及其他同事打了招呼後就乾脆的離開,立花忍不住感到疑惑。平常約去吃飯時埜村前輩都會等自己一起走,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他突然匆忙地先離開。

  ──不過重點不在這裡。

  看著另一旁川本還蹲在機器旁擺弄著什麼的身影,確定他身邊沒別人之後立花就走了過去輕拍了他的肩膀。

  「咦?洋介?怎麼了嗎?」

  「我今天要跟埜村前輩去吃飯,你要先回我家還是直接回去?」最近川本住在自己家裡的頻率越來越高了,就算沒什麼特別的預定他也會往自己家裡蹭。雖然他是還蠻開心的,不過遇到今天這種臨時情況他也只能先問問川本的意願了。

  不知為何,總有種向老婆報備今天要出去應酬喝酒的微妙尷尬感。

  「欸──」

  「前輩好像有事要找我,你要去我家的話,我鑰匙先給你?」

  「好吧,我先去你家等好了。不要太晚回來喔!」

  「放心,明天還要上班的。」將手中的鑰匙遞給了川本,顧忌著不能做出太親暱的動作,立花只能跟他揮手道別。

  看著川本還蹲在機器前拿著自己給的鑰匙盯著看的身影,立花忍不住有點擔心。

  他有發現川本這陣子似乎特別黏自己,雖然對方很努力地想要裝作沒這回事,但畢竟是幾乎朝夕相處的戀人,立花想不發現也難。而且因為川本是個很細心、很容易顧忌對方想法的人,為了避免他由於顧忌太多而讓自己陷入迷惘之中,立花很有自覺地時時主動注意著他。

  等周末放假再跟川本談談吧。雖然他覺得對方這樣依賴著自己的樣子很可愛,但像這樣的關係要是有一天兩人一不注意,他們之間的天平可能就會一下子崩塌了吧。

  一邊想著該怎麼跟川本開口,立花換下了衣服後走出公司,看到埜村車子剛好就停在門口。從一旁看來他似乎正站在車外跟人交談,但因為光線昏暗關係,直到立花接近才發現原來對方是山崎部長。

  連忙向兩人打了招呼,而山崎轉頭看見是立花之後也露出笑容。

  「辛苦你們兩個啦,不耽誤你們吃飯,明天見啦。」

  「好的,今天也辛苦您了!」

  兩人向山崎道別後,立花在埜村的催促下搭上了熟悉的副駕駛座,然後兩人驅車前往立花住所附近的居酒屋吃飯。雖然說有事要找自己,但一路上埜村只是用輕鬆的態度跟自己聊著工作上的事情,完全沒提及他要跟自己談的事情。

  進到了居酒屋,挑了角落的位子坐下,兩人隨意的叫著串燒跟啤酒,然後在食物接連上來後,埜村才一邊咬著牛肉串,趁著四周人聲吵雜的時候湊近立花低聲問著。

  「立花,你跟川本在交往嗎?」

  「咳、埜村前輩你、你在說什麼!」

  「六成……不,跟山崎先生討論之後應該有八成把握吧。」

  「山、山崎部長?」

  「雖然你們沒有特別作出什麼舉動,不過看在我們眼裡還是挺明顯的。」因為是平常就加以關注的後輩,先不提立花對川本明顯的親近,原本他還覺得川本只是因為立花是他的後輩,又跟他年紀相近所以才特別有話聊,但在旁邊仔細觀察兩人的互動後,埜村不得不說,川本對立花的親近明顯就跟其他人不一樣。

  儘管川本平常看起來跟大家都很好的樣子,也總是掛著笑容跟認真的工作態度與同事們互動,但在這種一視同仁的友善下他很明顯地親近著作為組長的真野。原本埜村跟山崎兩人以為川本對真野馬首是瞻是因為他覺得真野很嚴厲可怕,但後來才察覺川本只是下意識的容易受到信賴的人影響。

  當然作為技術人員,川本的技術是相當可靠,否則也不會被真野挑上。但除了工作上能幹外,川本的情緒意外地容易受到外在情況干擾,隨著所處的環境氣氛不同,他會因為受到其他人的影響而躁動。大概是為了避免這個困擾,川本在不知不覺中變得相當依靠身為組長帶領著他們的真野。幸好真野本身很喜歡川本,對於照顧這個後輩也沒什麼不滿,他跟山崎部長才能對川本的情況安下心來。

  本來以為川本會因為逐漸成長而脫離依賴著真野的情形,但沒想到在這之間,立花突然出現了。

  「你們明明不是同一組,川本中午卻老是跟在你身邊,害我每次跟你一起吃飯時都被真野看得莫名其妙。」那傢伙的眼神彷彿是因為兒子交了狐群狗黨就不回家吃飯而生氣的媽媽,連帶地真野最近甚至在跟自己講話時語氣也越來越不客氣。

  為自己莫名掃到了颱風尾而嘆了口氣,埜村拿起烤雞串繼續說著。

  「還有之前川本曾經要你陪他回去對吧?明明你們兩個人住得不近,依照川本那小子的個性怎麼可能會要你『順路』送他回去。」

  不過當時大家也有點喝醉了,他也是後來想起這件事才突然察覺不對勁。

  他一開始以為川本只是怕要好的立花會因為不多話的個性融不進大家,所以才總是跟他一起吃午餐。但後來就算立花已經跟閥門組的人熟悉不少,有時候事情處理到一半還會乾脆坐在食堂一邊吃飯一邊繼續討論,川本依舊時不時會來找立花。他這才察覺,川本並不是打算陪伴立花,而是他自己需要立花的陪伴。

  想通這點之後,埜村看著他們兩個平常的互動頓時覺得有趣了起來。

  「抱歉……」

  「不,我可不是要你道歉喔。如果你們真的在一起我也沒有意見,今天之所以找你出來問,多半是為了滿足我這個大叔想聽八卦的好奇心吧。」

  看著一臉輕鬆的將吃完的串燒長叉丟進空盤裡的埜村,立花忍不住詢問:「埜村前輩不覺得奇怪嗎?」

  「嗯?哪裡奇怪?你們是同事,還是你們都是男的?」對立花聳了聳肩,埜村夾起剛送上的炸雞軟骨:「可別太小看社會人士的經歷了,我沒有那麼食古不化喔。你們兩個也沒搞砸什麼工作,要我奇怪什麼?」

  況且,在立花身邊團團轉的川本看起來還蠻有趣的,他本來也不是很想戳破這件事,但老實說八卦的心隨著他的觀察而逐漸膨脹,直到今天他終於忍不住才想向本人確定一下。

  看來自己還是挺有看人的眼光嘛。

  將盤子遞給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沒吃什麼的立花,埜村忍不住指了指桌上的食物:「你多吃點,別因為這樣就沒有胃口了喔。我不會隨便跟別人講這件事情的,你可以放心。」

  「是的,非常謝謝您。」

  「沒什麼,只是最後再讓我問一下──你們哪時候開始交往的?」

  「大概……已經三個月了。」

  「咦?這麼久了嗎?看來我還是太晚發現異狀了呢。啊,那麼是誰先告白的?」

  「埜、埜村前輩?」

  「好啦,不鬧你了。不過立花──」

  看著埜村認真的眼神,立花也跟著放下筷子挺起身坐好。

  「雖然現在不是同一組,但川本好歹也曾經跟我一起工作,又都是技術開發部的夥伴,還是你前輩──要是欺負他,我可是會讓你後悔的喔。」

  「是的,我不會的。」

  「很好,那就再喝一杯吧!趕快吃完喝完,可以早點回去陪川本啊。」

  「欸?」

  「哈哈,就說了別小看活著時間比你還長的前輩啊。」

 

 

 

 

                   --【試閱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